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六朝古都淫乱纪
六朝古都淫乱纪
金陵是一古都名城,当年南唐后主李煜就在金陵,不过对於白峰来说,李后
是甚么人也不用去管,反正他连皇帝是谁也不去理会。
金陵与杨州都在长江旁,而金陵更是水路的贸易重
城,人口众多,是一个不夜城,无论早上夜晚,只要你有精力金钱,任何人都可
以在金陵城内开心一整天,也许,金陵是少有暂免战火的城市,人民普遍都活得
不错,自然丐帮也在城内佔一席位。
  说起金陵,少不了要谈一谈金陵居民的娱乐。北方由於征战的关系,人民生
活普遍艰苦,但是一过了长江,那就是另一个新天地。当时金陵的人有很多娱乐,
其中数出名的就是看杂耍及放纸鸢,白峰二人还未入到城内,远远已经看到无数
的纸鸢在天上飞舞。
  这时正值夏秋交接时期,天气也很温和,凉风送爽,正是放纸鸢的好时候,
红的、白的纸鸢,上面满是各种不同的图案,有蝴蝶形状的、有鸟兽形状等各形
各色,非常热闹。
  就在城外不远处,却有三位少女,当中一位手上拿着大红纸鸢,三人似乎争
执着甚么。站在中间那位少女旁的二人都是穿绿,头上都梳了一个丫环髻,细心
一看,两人都是十四、五年纪,最奇怪的是两人的面貌竟然差不多一样,若不是
其中一位玉颈上有一点小红痣,否则真难辨认二人。
  眼光再向中间那位少女望去,除了惊叹之外,还可以有甚么反应?一个字,
美!
  那少女大约二八年华,上身穿着一件淡紫色、布着鲜花图案的背子,下身则
是浅绿色的长裙,腰间佩上一条长丝绢,余下的直落至小腿间,随风摆柳;尖圆
的脸庞,两道新月形的眼眉,双眼皮下是闪亮的明眸,显示着少女开朗的性格,
特别在她轻笑时而露出迷人的小眼袋,鼻子的稜线较低,令人不自觉地对她产生
出要保护她、照顾她的心理,微微凸出的朱唇正散发着少女的活泼,而洁白的牙
齿正如她一身的肌肤,同样雪白无瑕;虽然长长的背子上衣把身段掩上,不过从
胸前微微隆起的部位看来,少女定必有姣好的身段。
  「小姐,那可不成,若是出了意外,回去又要被老爷责罚的。」没有红痣的
那位少女急道。
  另一位少女忙接着道:「小姐,奶身体虚弱,果真有甚么损失,又叫我俩怎
么办?」
  那位小姐甜甜地笑了笑:「怎会有意外呢?才不过跑几步路,把纸鸢放上天,
奶们看人家的子女都是这样子。」
  见两女又想说甚么,那位小姐又说:「红儿、绿儿,我知奶们关心我,不过
奶们都知道,爹爹都不让我习武,就是平常稍粗重的工作又不给我做,现在我只
想活动一下身子,奶们不说出来,我爹爹又怎会知道呢?」
  两人想了一会,最后那位红儿,就是颈上有红痣的那位少女说道:「要不我
跟妹妹把纸鸢先放上天,然后小姐奶才去放,那不更好?」
  绿儿紧张地道:「小姐,我俩姐妹都没有亲人,身边最亲的只有小姐奶,就
依我们这次好不好?」
  三人就这样讨论了好一会儿,最后那位小姐轻轻叹了一声,道:「好吧!再
这样说下去,太阳都下山了!」
  二女听后,立即呼了一口大气,连忙准备放光纸鸢。
  这时,白峰与晶儿也来到附近,晶儿看着空地上满布着人,有的一家三口,
带着儿女来放纸鸢,不过更多是一对对的情侣,亲昵地在放着纸鸢,互相嬉笑谈
玩,连带晶儿也有一股沖动。见晶儿脸上满是欢喜的表情,拉着白峰,笑道:「
峰哥,我们也去玩玩好不好?」
  以前的晶儿总是对着白峰不断「小峰儿、小峰儿」的叫,自从两人发生了关
系后,这个称呼也一直没有改变,直到最近才有所改变。本来在杨州城内,这个
称呼还没有所谓,不过白峰深深一想,若是到了别处,晶儿也是这样称呼自己便
不好了,於是便要晶儿更改对自己的称呼,怎知晶儿却笑着说不好,白峰觉得没
法,最后灵光一闪,想了一个好方法。
  那天,二人正在破庙之内,这个地方早已经成为了二人幽会之地,就是大白
天都没有人踏进一步,自然是二人亲密的好地方。地席上两条大肉虫早已经搂在
一起,白峰依旧使出他以前所学的招数,全用在晶儿身上,特别在有了多次试验
后,白峰早已把她的弱点摸得清楚,渐渐手法也更灵活,每次都把晶儿推上欲望
的高峰。
  今天,白峰并没有急急要进攻,却不断地继续挑逗着她的娇躯,舌头来回地
在她的颈侧处打圈,跪在她的双腿间作支撑,两手都攀上晶儿因已经人事而日渐
丰满的双峰,指头左右地拨弄着高处的小红豆,有节奏的搓揉着雪白的玉乳,突
然一两下粗暴的对待,每次都引起身下玉人的一阵颤动,喉头间也会发出诱人的
呻吟。
  现在的晶儿早已没有初次的清涩,取而代之的是娇媚的气质,性爱的刺激早
已深深印在她的脑海中,面对今天白峰的手段,她只是渴望,渴望那令自己欲仙
欲死的好东西快点充实自己,突然感到下身一热,并不是很熟悉的感觉,原来,
只是白峰的指头,正挑拨着自己的敏感处,每一次都带来无尽的快感,不过断断
续续的快感只有令她更惰落,她需要更多、更深的快感。
  白峰知道时间已经差不多,突然微微用力扼着那隆起的小红肉,只觉晶儿把
自己搂紧,身子一紧,同时一声高呼,竟然被他带来了一个小高峰。
  看着晶儿紧闭着的双眼,满脸透出的桃红,有说不尽的诱惑,差点就令他把
持不住,放过了大好机会。「嗯!」白峰粗暴地分开晶儿修长的玉腿,手持着早
已抬头的小兄弟,对着不断流着蜜液的洞口,只是上下地磨擦,久久不见行动。
这一举动立即引来晶儿的疯狂,她热切的期望,希望他立即把自己佔有,令自己
可以把快忍不住的感觉发出来,没想到白峰只继续挑逗着自己,阵阵的酸麻感觉
从下体处传来,急得晶儿都快要哭了。
  白峰邪邪一笑,对着双眼满是泪光,脸上写着不满、欲念的晶儿,笑道:「
很辛苦是吧?」
  晶儿差点用叫的声音,紧张地点头道:「快……快些给我……别别再弄我…
…」
  同时,嘴角更因失神而流下了一行津液,晶儿自己也没察觉。「那可不行,
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!」
  这时就算要晶儿死,只要白峰能把腰向前一推,她也会当下应承!
  「说……快说……我、我甚么都答应你!」
  白峰知道自己的计划就快达到,就把粗壮的前端对准洞口,道:「我要奶以
后都叫我峰哥,不准再叫我小峰儿,可办得到?」
  晶儿当然能感到那火热的阳锋已顶着自己,当下连叫了几声「峰哥」,白峰
听着觉得满意,便立即摆好姿态,狠狠地向前推进去。
  「啪」的一声伴随着晶儿发出的一声娇吟,居然再次把晶儿推上一次小高峰,
虽然计划的发起人是白峰自己,可是他也辛苦地把自己的欲念压抑,这时一阵紧
缩火热的感觉充斥着他,差点就令自己阳关失守,暗道一声好险,忙调好心情,
再次重重的抽动起来。
  也不知道他们当天来了多少次,只记得,每次高峰都是两人前所未有,自此
以后,白峰领悟到很重要的一点,更令他日后的妻妾忠於自己,在他身上享受无
尽的性爱欢愉。
  此时白峰正在回想那天的亲密举动,不自觉地露出一个邪邪的表情,晶儿看
在眼内,又见他没有回应自己,料知他又在想些坏事,立即伸手在他腰间狠狠地
扼了一把。「啊!」这声却是实实在在女性叫声,甚至把白峰的叫声都给掩盖掉。
二人忙向声源处望去,却见八、九个大汉围住了三个少女,两边相距十多丈,不
过他们的对话却很清楚地传入二人耳中。
  「小姑娘,你踫到我家少爷,奶说该怎么办?」
  虽然白峰二人没能看清楚说话那人的面孔,不过单听声音也猜到这决不是甚
么好人,因为声音之中透出霸道的傲气,十足那些江湖上的恶棍,听着都令人觉
得不舒服。
  「无耻!我妹妹刚才也只是略略踫到你家少爷,又没有踫伤,更何况她都道
了歉,还要怎样!」一把略带稚气的女声传出,因为被人群挡住,看不到那女的
样貌。
  突然一把更狂傲的男声传出,笑道:「姑娘奶这样说就不对了,刚才她踫到
我,我只是好心扶着她,而她却打了我一巴掌,这就是奶们不对了。」
  另一把女声急道:「胡说八道,是你的手不规矩,打你一巴掌还少呢!」
  先前那男的又笑道:「我家少爷已经说了是好心帮奶,而奶却不识好人心,
现在我少爷受了伤,奶们还是跟我们回府,好好照顾我家少爷吧!」就连他的笑
声也让人觉得是一种淫笑。
  那三人是谁?当然正是那位小姐及她的红、绿两丫环了,原来三人经过了商
议后,决定由绿儿拿着纸鸢去放,而红儿则放着线,跟着绿儿跑,不料绿儿玩得
兴起,一小心便撞到刚经过的一位公子,还差点就趺在地上,幸好被那位公子扶
着。那位公子约二十四、五岁,衣着光鲜华丽,显然是达官贵人之后,不过脸上
却是一副二世祖的表情,过於浮夸。
  绿儿知道自己撞到别人,「啊!对不起!」本能地要转过身去向那位公子道
歉,却发现那公子扶着自己的右手竟伸向自己的臀部摸起来,顿时明白过来,一
个转身顺便就是一巴掌,结果就引起这件事。
  原先说话的那个少女冷冷地道:「哼!原来是一群好色之徒,就只会光天白
日欺压妇孺,最讨厌就是你这种人!」
  这番话立即使围着他们的一群家丁听着觉得不满,都烦躁起来,其中一人更
骂道:「我家少爷看上奶们,才会请奶们到府上去,莫要不给面子!」
  那少女又冷笑道:「并非金陵城内所有的小角色都要我们给面子,你家少爷
刚巧就不是其中之一个。」
  那人还想要骂,那位少爷公子便说:「你可以不用给我面子,不过我父亲的
名堂就不是你可以得罪了!」
  那少女笑道:「嘻嘻!那家老爷会如此不要面子,竟让他的儿子当街调戏妇
女,本姑娘倒想要认识认识!」
  一位像较高级的家丁回答道:「哼!全金陵城又有哪位不认识我家老爷,他
正是金陵府牧赵立申,而这位少爷便是他的独子」
  他还故意顿了一顿,看到三女的眉头一皱,知起了作用,那位少爷也看得清
楚,叫道:「这三人当敢辱骂我父亲,也就是辱骂当朝命官,来人,把她们拿住!」
  七名家丁闻言,立即便沖上前要把三女拿下,红儿忙道:「且住!我们是建
安镖局的人,还要动手?」
  建安镖局有多年历史,创办人原是少林派的武僧,后来随太祖打天下,建立
过很多功劳,南唐被灭后定居於此,创立了建安镖局,牌扁更是太祖亲笔书写,
虽然已隔多代,不过威信仍在。
  现任的镖局当家香肇林深得祖先的真传,达摩剑与一套降龙伏虎功更是打得
出色,比少林真传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是武功过於刚烈,传男不传女,所以他的
女儿香洁茔便没有习武,只能奏得一手好弦琴。香老爷今年近六十,只有一子一
女,可惜二人自少都是体弱多病,二女还可以,而他的大子香子健却终年不能下
床。
  那少爷听到建安镖局的名头也颇震惊,不过色心起时,其他的都不怕,他始
终相信身居从三品大员的父亲在这里就是一切,於是冷笑了一声,道:「她们是
犯人,不要管她,拿住!」话毕,众人又再次扑向三女。
  原来三人中仅红儿有习武,虽然武技不高,但是对付两三名大汉还是绰绰有
余,只见其中一名男子伸右手便要捉住小姐,红儿当先踏前一步,右手迅速地拿
住他的手腕,左手擒住他的右肩,两手同时向左后方一推,「咯」的一声,那男
人的右手肩胳立即被折断,还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。
  众人当时同时行动,红儿虽然挡住了其中一人,却没法抵住众人快速的动作,
只听身后一声娇呼,原来有另两人从背后要抓住她的妹妹绿儿及香小姐。那位小
姐由始至终都没有出过一句声,她觉得自己口才没有红、绿二人好,而且基於礼
节,也不与他们对话,突然听到对方要把己方三人捉下,花容上难免惨白,与同
样不会武的绿儿相依在一起,就在红儿出手之际,两个家丁已经临近身后,绿儿
惊慌下拉着小姐要逃,却又怎逃得过围捕呢?突然听娇叱一声,一个身影飞入人
群之中,只见满天都是掌影,来人正是倪素晶!
  他们二人在附近听得一清二楚,当然两人都对那群人的行为感到不满,早已
经想动手。丐帮弟子授教的便是江湖道义,甚么侠义英雄,白峰自少也听得很多,
见他们就要动手,便要出手解围,突然听到那女的喊出建安镖局的名头,以为他
们就会罢手。他们来前已听过建安镖局的大名,知道香老爷一生行侠仗义,在一
带颇有善名,岂知那个甚么赵少爷不旦没有停手,还下令要手下把三女捉下,当
下就要出手,不过晶儿比他快半步罢了。
  白峰出手还好,才出手就替那位香小姐及绿儿解围,不过都只是利用天罡剑
式把三人点倒到地,令他们一时动弹不得,晶儿就不同了。也许是出於女性对女
性的帮助,晶儿出手更不留情,她所学的莲花手本是专为女弟子而创的武功,配
上了縴蛇手的手法,顿时威力增强,摧肘手、抗肘手,没几招就把余下的四人双
手都打断。白峰在旁看得清楚,心里也是一寒,没想到晶儿出手会如此的狠,那
几人就算把手再接回,恐怕终生都不能做粗活了。
  没心情想着晶儿为何出手凶狠,因为他早被某人吸引着!若在旁人看来,晶
儿的样貌是美,没想到那位娇滴滴的小姐更美;她身旁的两位丫头已经算是很秀
美,二人更是同一模样,早已惹得白峰一阵惊叹,只是在看到那位小姐后,特别
是劫后余生的表情更吸引着白峰,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要保护着她,不再要
她受伤害,永远永远。
  「多谢公子相救,咦,公子?」一阵如出谷黄莺的声音直接打入白峰的脑海,
令他久久没有反应。
         
  在场中还站立着的只有六人,除了那位赵姓少爷外,就是白峰二人及那三位
少女,那位少姐见白峰呆呆的看着自己,没由来的一阵脸红,心道:「怎么这人
的眼楮会令我有这个感觉?」便再呼唤了两声,白峰才回过神来。
  白峰却心道:「真不枉此行」,不过也也觉得自己太过失礼,连忙把视线移
向站在自己身旁的晶儿,她早就感到不满,嘟嘴地望着白峰,哼了一声,才盯着
那位少爷。白峰歉然地笑了笑,表情一转,也是同样冷峻地望着那个罪魁祸首赵
姓少爷。
  现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七、八人,有一半全身不能动弹,连喉头都不能发
声,另一半则不断在地上打滚,一边在大呼小叫,显然晶儿给他们的痛楚实在难
当,至於其他本来也在附近放纸鸢的人,早已跑到远远的当甚么也看不到。赵少
爷看了看地上的人,眼光才一接触到白峰与晶儿,顿时身体一颤,众人都可以看
到他的双腿在发抖。
  「你……你们想干甚么!我是……是金陵府牧的儿子,你们……你们……」
  虽然他口上还要撑硬,不过语气无法掩饰他的惊慌,白峰看得出来,冷笑了
一声,说:「你爹是官府的人,我可是江湖中人咧!」
  白峰随后走到地上一个叫得最大声的人身旁,右手五指连弹,三道劲气立即
从指头弹射出,只听「噗噗噗」的三声,早已连点了那人身上三个大穴,立即令
他不能动弹,世界似乎宁静了很多。
  众人眼见那人突然停止了叫声,再没有打滚,仅眼珠恐吓地望着白峰,额上
不断渗出冷汗,大家都明白,他本来就被晶儿打脱了肩胳,那里传来阵阵的剧痛,
突然全身不能动,痛楚无处发,只能躺着受苦,其惨状可想而知。
  其实白峰的天罡剑诀已练成了,只是他自身的真气仍不足够,气劲只能发出
到一米内,就是连发十多次已经力尽了。对於不知情的人来说,这已经是很难做
到的地步,常人用十年的时间才可以练到这个境界,白峰只用了三、两年时间,
根本就是奇迹。赵姓少爷看到白峰只虚空对着那人动动手指,地上那人便像死了
一样,若不是看到他的眼珠还可以动,他真的以为白峰就这样杀了他的家丁。
  白峰这一举动差点就把赵少爷吓得半死,发颤的双腿已经扩展至全身,牙关
「格格」作响,已经全无反应。相反那三位少女的反应来得还好,三人本是出身
在江湖家庭,耳听眼见的也不少,对於武功这回事的接受比对自身的更易接受,
不过心底里也有不少震惊,恢复得较快罢了。
  「公子,别……」那位小姐以为白峰会进一步伤害赵少爷,连忙出声阻止。
其实白峰心里也明白得很,江湖自有江湖的方法去解决问题,但是都极少惹官府,
都为免不必要的麻烦,白峰也只想吓吓他,给他一个教训就收手,於是对她点了
点头,道:「那怎样处置他?」
  那位小姐又望向红儿,红儿却意会地道:「公子,这样子应该都足够了,我
们还是走吧!」
  白峰又望了望晶儿,晶儿道:「也好,只是那堆人又怎么办?」
  她指着地上被白峰点了穴又不能动的人,续道:「他们也不能这样子两天,
再说,除了你之外,还有谁可以解他们的穴道呢?」
  这番话在香洁茔三女听来大是不同,因为她们都知道,世上很少有不能解开
的点穴手法,点穴也只不过是把真气迅速打入穴道,阻塞着精气的流通,对方就
不能再动,只要按被点的穴位,在相对应的穴位打入真气便能解开穴道。
  她们不清楚白峰所练的内功,虽然量还是很少,却是至刚强的真气,除非有
比他更刚强或是更阴柔的真气,否则谁也不能为被他点了穴的人解开穴道。不过,
世上可以做到的却大有人在,例如当中最出名的就数天下第一名医,日后白峰自
会遇到,那时更有一番特别的际遇,暂且不提。
  且说白峰解开了众人的穴道,那几人立即走回到赵少爷身旁,把余下的人也
扶走,众人在走前还没敢正眼望白峰,显然都被他所吓怕了。这就要归功於白峰
天生的气质及他两前侧的小红痣,正所谓相由心生,入何人只要望着白峰,很自
然地就会望向他的双眼,亦会受白峰心情的影响,刚才白峰一心要显示威信,众
人一望,自然会被他感应,下意识也对白峰惧怕,正是如此原因。
  看着那群人离去后,白峰与晶儿才跟三女聚在一起,自少不免一番介绍. 香
洁茔道:「没想到两位年初轻轻,却也是丐帮的弟子,刚才真的多谢两位相救,
小女子无以感激。」
  白峰的眼神一直落在她的身上,闻言忙道:「只是适逢其会,姑娘就不要放
在心上,倒是我俩出手太迟,令姑娘奶受惊了!」
  突然感到手臂一紧,望过去时却发现晶儿奇怪的眼神,彷佛在道:「你甚么
时候变得如此文雅?」
  香洁茔笑道:「就不要太见外,叫我洁茔好了。」话才出口,红儿绿儿两人
欲言又止,皆想起了甚么,相视一笑,落在洁茔眼内,却惹得她一阵脸红。
  红儿见状,又笑了一笑,才道:「小姐,奶们要认识认识,是否先该离开此
处?」
  洁茔轻声骂了一声胡闹,才对二人道:「既然两位初来金陵,就让洁茔尽地
主之宜,两位就到府下吧?」
  晶儿拉着白峰,在他耳边道:「我们自己找地方不好吗?」
  白峰本来就要答应,听晶儿这样说,想起了女性天生的嫉妒心理,皱皱眉便
要说不,晶儿又劝说道:「这样好了,今晚我就随你怎样!」
  这一番话,晶儿说得满脸通红,说不尽的惹人爱怜。白峰勉力吞下口水,回
答道:「晶儿能这样说我当然喜欢,只是……」
  晶儿本来就大方,可是没想到面对看上来比自己优胜的洁茔就不自觉地产生
出嫉妒的感觉,特别是出於女性的直觉,她知道不要让白峰与她有接触的机会,
於是才不顾一切条件要令白峰说不,岂知白峰犹疑起来,还吞吞吐吐的,晶儿急
道:「只是甚么?难道你现在开始讨厌我吗?」
  「哪有,只是奶摸摸我的口袋,我们只有五两银,奶说该怎么办?就先住下
两、三天,我们再想办法好吗?」
  白峰见她误会,连忙为自己解释。晶儿想想也觉有道理,於是叹口气,道:
「随你吧,不过,你今晚就别来找我!」
  建安镖局经多代的扩建,至今已经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武林世家,不过建立
一个如此的家族也绝非易事,单是看摆放在门口的那两头石狮子就可以猜到大慨。
两只大狮子不旦身上伤痕累累,多处地方都是因为破坏而出现的裂痕,引证着历
年多位前来挑战的武林人士,而建安镖局仍在他们的面前,那些挑战者的结果可
想而知。
  门上的牌肩正是瓖金牌扁,头大的四个字正是「建安真武」,笔劲雄厚,字
迹洒脱有力,却是出自太祖真迹. 太祖当年曾到少林论武,所传下的太祖长拳更
成为少林的镇派的基础武学之一,内劲刚劲猛长,虽然他已统一天下,成就大宋
皇朝,在武功方面,任何人都不能质疑他身为一代武术大宗师的资格。
  众人才进大门,迎面便走出了一位年约五十的男人,虽然他一身总管的打扮,
不过双眼精光闪闪,呼吸沉缓细长,显然是内力极深厚的高手,那人一眼看到洁
茔,忙上前急道:「小姐奶回来可真好了,真急死老奴了!」
  这时他才留意到跟在洁茔身后的白峰及晶儿两人,眼中讶异之色一闪而过。
洁茔大慨也没有想到会踫到他,答道:「刘总管,你不是跟了爹爹外出吗?怎么
会在这儿?」
  刘总管礼貌地道:「因为在途中遇到些意外,所以老爷提前回来,发现小姐
竟然不在府中,怕小姐遇到意外,老爷早就打发下人去寻小姐奶,现在总算放下
心来。」
  洁茔一听他们遇到意外,怕父亲有甚么损伤,忙紧张地问道:「我爹爹呢?
他老人家没有事吧?他在哪里呀?」
  刘总管回话道:「小姐请奶放心,老爷他身子安好,现在厅中接待客人」
  然后望了望白峰二人,疑惑地道:「这两位是?」洁茔「啊」了一声,道:
「他们是我的朋友。」
  不待洁茔介绍,白峰便踏前一步,抱拳行礼说:「晚辈白峰,丐帮的二袋弟
子,这位是随晚辈到开封的倪姑娘。」
  刘总管回礼道:「不敢」,望向洁茔,又道:「小姐,既然有客,就待小人
先去通知老爷。」
  洁茔点点头,道:「有劳刘总管,白公子及倪姑娘都会在府上暂住一段时间,
请总管待会为他们安排,我先去见爹爹。」
  话毕,刘总管应了一声,便与洁茔带着白峰二人直入大厅。虽然是武林世家,
可是府内的气派却是非常,就连大府的设计也与别不同。他们一行人先穿过一个
颇大的砖地,地上没有一根杂草,可是铺在地上的砖块却有很多人为的裂痕,有
的是脚印、有刀痕,尽显武林世家的特点,洁茔在旁介绍,原来这个广场却名为
「接武场」,凡来挑战的人都会被安排到这里,痕迹便是历代挑战后留下的。府
内有两大一小三个广场,除了「接武场」外,还有供弟子练武的「试武场」,及
一个小花园「赏香园」。
  来到了一处待客厅,红儿及绿儿便已经递上了香茶,对於厅内的布置却是白
峰没想到,也从未见识过,他此时充满着好奇,只是没有失礼,而晶儿就显得自
然多了。虽然说是待客厅,可是四处的摆设却不是一般,左文右武,五副字画暗
藏玄机,只众人都没有发觉. 这时候,洁茔也在一旁相陪,向他们略略介绍城内
的活动、会社及景点等等,而刘总管却去了通报香老爷。
  不久,一把豪迈的声音传来,进门的却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青袍老者,头发黑
白参半,两道浓密的眉毛在精光闪现的双眼下散发出深深的气势,若不是久年在
江湖打滚及深厚的内力,绝难有这种特质. 那老者身形还未出现时,已听他急道
:「茔儿、茔儿,奶今天去了哪儿呀,担心死老爹啦!」
  白峰从他的语气中听出,老者对洁茔的宠爱却是发自内心,其深厚关心之情,
也令白峰感到他们的亲情,心中突然想起自己那个不知名的又狠心抛弃他的父亲,
晶儿在旁也感受到白峰的心情转变,眼神望向他时都带着深深的爱恋,白峰看到,
也对晶儿投以一个微笑,心情都转好了不少。
  「爹!」一声带着撒娇的女声,便见洁茔半跑地要奔出去,红儿忙跟在她身
后,刚进来的正是洁茔的父亲香肇林香大局主,他知道自己女儿身体不太好,怕
她有失,只数步距离都施展轻功,如鬼魅的身影像踏出一步似的便已经来到洁茔
的面前,轻轻扶着自己的女儿。
  强忍着泪水道:「又瞒着我出去玩,若奶有甚么意外,要爹爹怎样过呢!」
  洁茔拥着她的爹爹,道:「爹怎么会提早回来?」
  怎料香局主一听,脸上却出现了一丝担忧的神色,道:「这事说来话长…」
他望到了早已站起来的白峰二人,眼中精光一闪,笑着道洁茔道:「不过,先介
绍我们的客人好吗?」
  香局主指的却不单是白峰二人,原来,香局主身后却又跟着两老一少三人,
三人跟着香局主进来,除了那年青的一个外,两老都望着白峰,只那年青的却在
晶儿及洁茔二人身上打转。
  白峰闻言,就先对香局主抱拳行礼,后来同晶儿对来的两位老者躬身,左手
贴在大腿上,尾指及母指都按一个节奏动了几下,口中恭谨地道:「弟子杨州分
舵白峰、倪素晶,拜见陈舵主、莫舵主。」
  原来那两位老者都是丐帮传统打扮,身上各带上五个及四个蓝色布袋,料是
金陵丐帮分舵的正副两位舵主。
  果然两人所料不差,莫柏莫舵主一摆手,笑道:「请起,赵舵主及白舵主二
人好吗?虽然两地相近,不过我们都有好几年没见面了。」
  白峰却道:「赵叔叔跟我义父都不错,弟子来之前,他们就已经跟弟子两位
叔叔当年的威风事迹,今日一见却是弟子的福气!」
  陈指平陈舵主微微一笑,道:「当年的事迹不提也罢,反正都是些小事。」
  白峰啧啧有声,讶道:「怎能算是小事,想陈叔叔当年独挑龙山四魔,金刚
指一出,四魔三死一伤;莫叔叔当也与梅林七妖之战都是风云变色,为天下多少
无辜百姓报仇,两位叔叔行侠仗义之事,正是我辈弟子所需要学习,义父每当提
起,都叫弟子经过金陵时定要过来拜见咧!」
  白峰拍马屁的手段当真不弱,表情没带半点浮夸,说起来就像发自内心一般,
听得二人都是老脸一红,陈舵主笑道:「两位舵主都太夸奖了,陈某又何德何能
呢!」
  众人都是一笑,香局主却道:「现在都是年轻人的世界,白少侠年纪轻轻,
内功却是如此深厚,果真难得,更难得的却是近年有名的丐帮七星,今天竟有三
星光临,老夫真是荣幸!」
  这时莫舵主却对白峰二人介绍那位年青人,道:「这位是咱们分舵的弟子,
也就是我的儿子莫星,与你们都是二袋弟子,这月都会出发到开封,你们就多多
亲近吧!」
  众人又略略客套了一番,然后才依主客坐下,香局主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有
点沉重,白峰看得不解,都把目光放在陈、莫两位舵主身上。
  莫舵主明白,道:「今次我们来这里都是为了一件事,这也是香局主临时改
道回府的原因,与香小姐也有一点关系。」
  洁茔忙把视线放在她的爹爹身上,只听香局主道:「上月在开封发生了多件
大事,就是魔道第一大淫贼春再来重出江湖,他自从三年前被精武会的高手打伤
后,早已消声匿迹,没想到今次一出现就连做下几单恶行,更扬言会到金陵,目
标却是金陵四大府的女眷,而为首的却是……」他目光停在洁茔身上,答案呼之
欲出。
  白峰却道:「这个春再来真的有那么厉害吗?连两位舵主都要亲自出马?」
  陈舵主却点头道:「贤佷有所不知,这个春再来并不是一般的淫贼,因为他
身上有三绝,轻功、双掌及暗器,三绝无一达江湖上一流的境界,特别是他的轻
功之高,江湖中能匹敌者不多,而甚是这人诡计多端,不易对付。」
  对於白峰来说,他对春再来的认识不多,也说不上有很差的感觉,只是,今
次他的目标却落在洁茔身上,令他不由得也有点火,忙站起身道:「弟子虽然功
力不足,不过我辈习武弟子行走江湖,有义务为百姓服务,有香局主坐阵,又有
两位叔叔的帮忙,弟子怎样都要追随在后。」
  这留话说得大义,众人都觉眼前一亮,特别是白峰身上暗暗涌出的气势,令
三老都在心内点头称赞,洁茔与晶儿望向白峰的眼神都带点迷糊,晶儿更觉得自
己有这样一个好情人,心内更是欢喜得不得了。
【完】